中甲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621章 朱清和火娇

2020-01-16 22:06: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621章 朱清和火娇

暗影呵呵的笑着,暗狱的来头他一直不清楚,可是自己却是第一批晋升到两雷的人,也就意味着亲眼看过那个人类大发神威和那个女人被赐予精血从而统治一时的情况,虽然同样是最高战力,但是自己经历过这些人的存在,一直低调的活着,才有了现在的成果,而暗幽那个蠢货,并不是和他同一个时间衍生而出的,而是一个走了大运的后辈,仗着自己有了八雷的实力就开始横行霸道,喜好权利,女色,生活在顺风顺水的生活中,怎么会明白那个男人和女人的可怕之处?一想到幽暗的死,和那个男人潇洒的姿态,暗影就一阵的不舒服,可是这一切就该结束了,自己才是这片天地的王者!

狂妄且阴损笑的声响彻在这片被黑暗所笼罩的大地上,激起一阵阵狂躁的黑风,天空中隐隐有天雷在闪动,映出这片天地间所有的丑恶和血腥!

……

朱清这一次的炼化无疑比之前的程度要长很多,两个七雷实力的锋锐罡风能量给他造成了不的麻烦,这一次可是真真切切的在吸收罡风!之前他吸收的只能算风能量,因为修为低是一回事情,而且有了火娇的转化,自己只是在吃现成的东西,而这一次没了火娇,他的吸收过程相对的来就要艰苦的多了,可是这也是一种变相的磨砺,让他对于冰机身的操控程度更加的高,朱清不止一次想念起来火娇的作用,唉,仔细想想,火娇给自己的帮助还不止一点,一个完美的魅力女仆,还可以帮主人忙,陪伴自己让自己在这片空间不至于那么的孤寂,现在又多了一项能量转化器的作用……

就在朱清百般念着火娇好的时候,这个魅惑如火焰女王的人儿终于出现在朱清的面前,她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现朱清在闭关,然后做出了同样的一个动作……观察朱清的样。

火娇对于朱清越来越贴近越来越熟悉,对于朱清的了解也在日益增长,她发现朱清并不是一个冷酷的人,只是他不得不冷酷,他喜欢笑,只是在这里笑不出来,她见过男人的虚伪,女人的放纵,唯独没有见过……温暖的笑容,她希望朱清可以多多笑给她看,只是不知道,这句话总是那么难出口,连大方如她似乎都对于这个有些奇怪的要求感到不好意思。

但是火娇知道一件事情,自己对于他绝对不是一个可以抛弃的东西,这就够了,她可以闲了蹭朱清身边弄的他脸红,可以大方,不经意的展现她的美丽,不需要隐藏,因为她知道朱清会看,但是他从来不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就像一个正直却不失心思的人,这样才显得真实,可火娇同样也想做一个真实的人,因此她喜欢待在朱清的身边,为他着想。

“不知道,这种奇怪的感觉究竟叫做什么?”

火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种让她不舍的离开的感觉……她真切的感受到,但是无法用言语去形容,像是做贼一样的观察着她的主人,看他皱眉,害羞,开心,比起那种在每个人本能的猎杀对方的环境下相比,强出太多了。

朱清终于大功告成,吸收掉了这些珍贵的能量,他的冰机身继承本体的实力,也达到了一个高峰,他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应该达到了六成接近七成的程度!想到这里朱清微微皱了下眉头,他明显感觉冰机身还有可以提升的空间,可是……按照冰帝所为何七成就是封顶了?

这一点朱清暂时没有办法去问冰帝,接下来恐怕就要大军压境了,朱清现在气息什么的都处在了顶峰,对于接下来这一战的把握也是相当的大了!

朱清睁开了眼睛,准备起身,可是嘭的一下好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很有弹性?朱清下意识的一惊,入眼处一片雪白和通红,朱清楞了一下之后,就感觉一阵幽香扑鼻而来,他下意识的狠狠嗅了一下,真的很香……玫瑰牡丹那样芬芳大气的味道。

可是下一刻朱清就后悔了,因为面前松软巨硕的东西缓缓的想下移走,接替而来的却是一张充满了羞红的脸庞,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遭受欺负一样的无助,嘟起来的红唇别有一番性感不失娇俏的味道,朱清猛的瞪眼,冷汗顺着他的头皮缓缓留下,刚才那是……

“哼,不理你了死主人,我好心好意给你护法,帮你梳理体内的风能量……你却一醒来就!”

朱清满脸大汗,这个真的没法解释了,能他刚醒来没注意眼前什么东西吗?我去,自己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不仅正张脸都埋了jinru,甚至还在人家哪里……嗅……嗅……嗅了一下?

朱清吐出一口老血,恨不得把自己的鼻能给砸掉,自己这么一个正人君的标牌,今天一下倒了,倒得彻彻底底啊,这下火娇恐怕免不了给自己贴上一个色中饿鬼的标签了,彻底毁了……朱清抬眼准备着什么,就看见火娇一副被欺凌的样,蹲在自己面前,双手抱住膝盖,把整张脸往里面埋,只露出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长睫毛微微的抖动着,好像春天的青柳一样荡漾,她的脖颈沾染的红色不知道是衣服的渲染还是害羞的体红,反正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可怜的白兔……朱清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脸上,盖住自己的眼睛,完美女仆啊……这下彻底远离了。

“呃……这个,那个……我……你……其实……”

火娇看着朱清语无伦次满头大汗的样忍不住有些乐,柳眉般的眸好像映上秋水,好似嗔怪,又好似在喜悦,但是落在朱清的眼中,感觉这个女人的魅惑力简直不可想象……

火娇发现朱清体内的风能量相当的紊乱,这才伸手在朱清的头顶灌入自己的能量去调节,因为沾染着浓郁的朱清气息,她的能量没有被朱清所阻隔就顺了下去,没想到过了一会,突然袭击视为珍宝的胸部被狠狠的撞了之下,在她意识到时朱清的时候,偏偏朱清贴在上面让她不敢动作的鼻还狠狠闻了一下,灼热的气流带着朱清的气息喷洒在火娇身上,而且心里作用之下,一瞬间火娇好像被电流击中,痒痒麻麻的感觉让她震颤,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燃烧,她下意识的跳了出来,虽然她平时大胆,有些口无遮拦,行为挑逗之意明显,可是真刀实枪就是另外一码事了,更何况朱清在她的心底的位置可不是一言可以描述清楚的……

火娇看向朱清的目光不出的奇怪和复杂,朱清老脸羞红,口口声声着自己不会被引诱却今天一瞬间被打脸,虽然本意不是如此,但结果就是这么清晰的摆在他的面前,让他没有否认和挣扎的可能,只能老实的低下头,祈求上天的开眼了……

火娇看着朱清一副认错的样,也知道这是个突发事件,不是他狼性大发……虽然很害羞,但是火娇的反应是下意识的,她可没有排斥朱清怎样,有的只是一种突然而来的紧张和羞涩,倒是朱清感觉自己会不被待见,搞了这么一出。

还算你有良心,知道让着人家……火娇心中有些开心,突然之间就有了可以支配到朱清的机会,火娇可是千万不想放过,她的心思挣扎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亏吃的还挺值?似乎一点都不冤枉啊,不得不女人的强大脑回路,下一瞬她的心思就在怎么可以从朱清这里占些便宜了,而刚才的袭胸问题,已经被抛之脑后。

“你是我的主人,我哪里敢对你要求什么……你想要奴家,人家还不是不能违抗……”

火娇半委屈半喜悦的着欲情故纵的话语,听在朱清耳朵中就好像因为他们的主仆关系,火娇吃了亏也敢计较,在对火娇改观的同时,越发觉得对不起这个女人,自己帮助她幻化人形之后,好像一直是她在付出,自己还做了这么多没天理的事情,更加坚定了朱清对于火娇一定要保护的想法,至少不能让她感觉到委屈了。

从这件事,朱清原本对于火娇之间还存在一种利益关系和陌生感觉也消失了,这也是火娇无意中吃亏得到最大的好处,可是这些都是隐形的火娇并不清楚,但是她究竟有什么愿望就要好好的思量一番了。

“真的?主人你……不会我不懂事吧,要不还是算了?”

火娇心翼翼的问到,她还真怕朱清故意只是给她甜头发现自己不知好歹就不理会自己,或者明着答应,暗地里讨厌这种的,相比于惩罚,朱清对她的态度她更加的在意,这是她最直观的想法,如果可以得到保证之后,她才有心思去考虑适度的讨好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你还信不过不成?”

火娇这才捂着胸口心翼翼的站起身,缓缓的走到朱清面前,怎么看都有些受了委屈的媳妇样,火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朱清,朱清目不斜视盯着前方表明自己坚定的正人君立场,火娇香唇轻轻吐露着气息。

“主人……你别这幅样好么,你笑一下吧?”

朱清愣了一下,没想到火娇会出这样一句话,完全不符合他对于火娇的认识,火娇语气轻柔低沉好像对于恋人的倾诉一样甜腻,完全没有往日那种看起来大方的语调,朱清眼神柔和了下来,缓缓的低下眼眸对上火娇,火娇眼神微微抖了一下,好像不太敢和朱清对视,朱清嘴角缓缓勾起,迎合了火娇的想法,微笑了起来。

*更新更q广s

北京丰益医院怎样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贵州专治癫痫医院
辽宁白癜风治疗价格
河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