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刘总,你能不能不装B了

2019-10-19 11:4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刘总,你能不能不装B了

“开!”感觉着周围的禁制,仿佛变成了无数条绳索,在他身上越缠越紧,伍启越身体一震,猛然向前拍出一掌。

当然,这一掌,他没敢尽全力。

金仙的力量何等强悍,万一力量用大了,冲破禁制之后,受不住,别说凡间仙狱,凡间仙狱所在的这片山脉,都会被毁掉。

那可就不是帮忙,而是添乱了。

然而,让伍启越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掌拍出去,就如泥牛入海,连点反应,都没收到,禁制依然越缩越禁,眼看着他就要被捆成一个粽子。

“我靠!”自晋升金仙,伍启越一直都在稳固修为,还没来没有出过手,看着眼下这种情况,他一下就怒了。

“砰砰砰砰……”

一咬牙,伍启越向着前后左右,连续拍出了十几掌。

“我擦,他这是要疯啊!”看到伍启越的动作,躲在石头里的刘浪和广尧子吓得直冒冷汗。

因为,凡间仙狱的禁制是无形的,只能切身感受,用肉眼看不出来,所以,他俩并没有意识到伍启越遇到了麻烦。

此时,刘浪和广尧子,心里有了一个同样的想法,那就是,伍启越这是来帮倒忙的吧?如此全力出手,明显是要拆了凡间仙狱啊

不过,很快,他们就惊讶地现,身为金仙的伍启越虽然在全力攻击,可是,凡间仙狱却连晃都没晃一下,那些攻击,似乎都被什么东西吸收了。

“凡间仙狱的禁制这么厉害?找到薄弱之处,都没法攻破?”广尧子有些怀疑的望着刘浪问道,虽然布置禁制的时候,他也在场,但是,对于阵法这玩意,他可是一窍不通。

“应该没有这么强才对啊!”刘浪也皱起了眉头,当初,布置这禁制的,是天界术炼师公会的新任副会长,刘浪清清楚楚地记得,副会长说,这阵法可以正面抗下金仙中期大能的一击,而金仙初期的话,找到薄弱之处,轻轻松松地就可以破开禁制才对。

“不行,让伍大人先撤回来吧?”广尧子建议道。

“好。”刘浪点头。

“伍大人,先撤回来吧!”广尧子扯开嗓子喊道。

“撤你妹啊撤!”伍启越此时欲哭无泪,他又不傻,如果能撤的话,他还用得着广尧子提醒,自己早就撤回来了。

现在的情况是,禁制彻底将他束缚住了,转身都困难。

“狭路相逢勇者胜!”好歹也是金仙,伍启越还是有些胆色的,既然退不了,那就继续往前冲,用尽全身力量,他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然后双掌齐出。

随着一声声闷响,无形的禁制,被砸出一道道涟漪,出现了难得的松动。

伍启越精神为之一振,哈哈大笑道:“我堂堂的金仙大能,岂会被一个小小的禁制挡住!给我开、开、开!”

不消片刻,伍启越就前进了一丈有余。

“不愧是金仙啊,什么时候,我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看着伍启越那意气风的模样,广尧子连连感叹。

“广大仙,你只要把泡妞和扯淡的时间,匀一半出来修炼,肯定能晋升金仙。”眼看着禁制将破,刘浪也轻松下来,笑着打趣道。

“我觉得我还是继续当我的大仙好。不泡妞,不扯淡,到了金仙,又怎么样?”广尧子摇摇头道。

“可以多活十几万年啊!”刘浪说道。金仙的寿元可比大仙,多了很多。

“我觉得,为了活而活,没有任何意义。只要活得高兴,少个十万八万年的寿元,也没有什么问题。”广尧子表达了另外一种观点。

“噗……”

就在两人探讨着生命的意义时,正在冲击禁制的伍启越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呃……”

看到这一情况,刘浪和广尧子一下傻了,刚才不是挺顺利的吗?怎么一不留神,就吐血了呢?

刘浪当即就要冲出去,救伍启越,却被广尧子一把拉住,广尧子劝道:“伍大人都搞不定,你出去,就更危险了!咱还是赶紧求援吧!”

“对,求援!”刘浪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拿出传音石。

这时候,不能再捂盖子了,刘浪第一时间,找到肖罗丽的传音印记,正要按下,凡间仙狱内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不用挣扎了,金仙初期不可能冲破我控制的阵法,是不是你把我弟弟搞没了,好好回答,我马上放了你。”

听到这个声音,刘浪顿时停下动作,因为,他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怀疑地抬起头,向着禁制之内望去。一个一手抓着鸡腿,一手举着罐装啤酒的土鳖青年,慢慢悠悠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王铁柱?”看到那个吃着满嘴流油的土鳖青年,刘浪顿时一愣。

“王铁柱,王铁蛋……”想着这两个名字,刘浪终于意识到一些东西,难不成这两人是兄弟?王铁蛋刚才可是说,他大哥正在里面吃东西。

想到之前,王铁柱在兜率宫,太上老君收徒仪式上的表现,之前的疑团,好像都解开了。他就说凡间仙狱的禁制不可能拦下伍启越,原来是被王铁柱控制了。

能够通过台长老君的考核,王铁柱的阵法造诣毋庸置疑。

当初刘浪和古小倩配合,都能用天凤宫外的大阵拦下金仙巅峰的西华大帝,王铁柱借助凡间仙狱的禁制,控制住金仙初期的伍启越,也是再正常不过。

“刘总,你什么呆啊,赶紧叫人啊,再不叫人,伍大人可就要挂了。”见刘浪拿着传音石,一动不动,广尧子忍不住催促道。

“我觉得,用不着叫人了,我自己就能解决。”虽然和王铁柱只有一面之缘,兜率宫收徒仪式之后,就再无联系,但是,当初,王铁柱可是赠送给他通往其老家的传送信物,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很不错的,就差插香头拜把子了。

可是广尧子并不知道这些内情。

见刘浪收起传音石,迈步就要走出隐藏身形的石头,广尧子一把薅住刘浪的胳膊,“刘总,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不装B了?”

(本章完)

安庆治疗卵巢炎费用
景德镇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汕尾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专家
深圳益尚门诊部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