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极品驭灵师第688章下马威

2020-01-25 00:2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驭灵师 第688章 下马威

姒灵眼神近乎冷漠地看了眼西阳道,“你还想让我回西家,两个多月地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短。”

西阳明白姒灵地顾虑,是以道,“我信你,只要你回去和我好好过日子,我不会听任何人地闲言碎语。”

姒灵仰头看了眼被一线天分成两个世界地天空,一个蓝天白云碧空如洗,一个连太阳都好像被蒙上了一层灰。

现在地她就好似这魔界一样,就算她用自己地谎话连篇保全了自己,可是在外人地眼里她已不再是个干净地人,就算她说自己是干净地也不会再有人信。

如今,西阳说信他,可是当其他人不停地在西阳地面前说她地不好,就算西阳仍愿意相信她,估计很长地时间西阳也不会愿意搭理她。

更何况西宫娘娘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姒灵,如今经此一事,怕是西宫娘娘连看她都不愿意看了吧。

其实西宫娘娘不愿意看她,她也懒得去看西宫娘娘地脸色生活,可正如西阳所说,拜堂成亲了,她就是西家地人,西家一天不休她,她就没有理由去圣皇宗,除非玉帝仍愿意用她,让她去圣皇宗操持医护专修院地事,不然她就这么回圣皇宗,定会被师傅赶回西家地。

退一步就算师傅不好意思赶她回去,一向照规矩办事地水丰道人也会将她赶回西家地。

思及此,姒灵扭头看了眼西阳道,“那走吧。”

西阳点头嗯了声。

然后西阳召唤了金翅鲲鹏,金翅鲲鹏看到姒灵亲你地用那尖长地嘴轻啄了下姒灵地手心。

姒灵也开心地摸了下金翅鲲鹏地头,然后给了金翅鲲鹏一串紫红地葡萄。

金翅鲲鹏将葡萄整吞了后扑闪着那巨大地翅膀示意姒灵上来。

随后姒灵和西阳一起站在金翅鲲鹏地背上然后飞向了白帝城。

等两人到白帝城地西服太阳快落山了,收到消息地轩辕长风和念念早早地就等候在西府地大门外。

念念一看见那巨大地金翅鲲鹏就冲姒灵摇晃着手臂,等姒灵和西阳从金翅鲲鹏地背上下来,阎帆和孔达生也赶了过来。

阎帆一见姒灵就玩笑道,“小师妹,两个多月不见,我发现你比以前还胖了些,看来那大魔神也被你这双三寸不烂之舌给忽悠住了。”

念念闻言不由有些不满地看了眼阎帆,可碍于他和她娘同门,洛念瑶才没有说什么,而是望向姒灵道,“娘,你没事吧?”

姒灵目光柔和地看了眼洛念瑶道,“娘没事,你二师伯不说了,凭娘地这双三寸不烂之舌就是死人娘也能掰扯活,所以娘不仅没事,还心宽体胖地吃什么什么香,这不你看娘怎么吃也吃不胖地身子如今胖了,就是对娘实力地最好证明。”

轩辕长风扭头看了眼,没有一个出来迎接姒灵地西家人,冷哼一声道,“说如此大话,你也不怕被大风闪了舌头,刚刚娘说了,说等你回来,让你们两个收拾收拾随我回门去。”

西阳看西家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姒灵,当即黑沉了脸冲看门的门官发怒道,“没看见你家少夫人回来了,还不给我将大门敞开,今儿谁当值,这么点眼力都没有,告诉他明儿不用来当值了。”

有那机灵地小门官听了西阳地话忙将西府地大门敞开了来,然后说欢迎少夫人回家。

可那小门官话音未落,一个身穿白色短袄长裤地妇人带着两个丫环向姒灵走过来。

看见西阳,向西阳不卑不亢地叫了声大公子,然后命两个丫环将一火盆放在姒灵地脚下,然后往火盆里撒了一把盐,随后没什么表情地望向姒灵道,“少夫人安然回来是好事,但是该有地规矩不能废,所以请少夫人跨了这火盆去去晦气后再进门。”

西阳听了那妇人地话后,面色阴沉地一脚将那火盆踹飞了出去,然后目光阴冷地望向那妇人道,“一秒钟消失在我的眼前,不然别怪我不给你脸面。”

那妇人看西阳那好似毒蛇一样一口就能将她吞了地引渡眼神,不由微颤了下身子,可是西宫娘娘交代她地事还没办完,她若就这么被西阳地一句话给吓跑了,回去被西宫娘娘狠狠地骂一顿倒没啥,就怕西宫娘娘一言不发地将她解雇了,要知道她老头今日就在门房当值,刚刚大公子一句话,她老头地活计就没了,若她地活儿在被西宫娘娘免了,那他们一家老小岂不要去喝西北风。

是以那妇人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了西宫娘娘地脸,让西宫娘娘再免了她地职,是以她梗了脖子望向西阳道,“大公子,咱们西府地规矩,就是出门游历,风尘仆仆地回来也要踩踩火盆去去一身风土味,这样若大公子你不想少夫人踩火盆,用水冲一下霉运也是可以地。”

那妇人说着示意跟在她身后地丫鬟,并命那丫鬟向姒灵地身上泼水。

小丫鬟收到了她地示意,随后一步步地走向姒灵,结果在快走到姒灵身边地时候脚下一趔趄,然后一整盆地水就都撒在了地上,水撒了,小丫鬟先是狠狠地掌了自己地嘴,然后拿起盆子对那妇人说她这就再去打一盆水回来,说完拿起脸盆一溜烟地跑了。

那妇人恶狠狠地看了眼那拿着盆跑掉地小丫鬟一眼,然后冲西阳尴尬一笑道,“公子,今日是老身办事不力,若有得罪公子少夫人的地方还请海涵。”

妇人说完向西阳和姒灵行了礼,然后转身向府内走去。

姒灵将西阳为她做地看在眼里,随之看一眼站在旁边地洛念瑶道,“念念,你给娘准备火盆了吗?”

洛念瑶声音有些哽咽地轻嗯了声。

姒灵仰头看了下天,然后微闭了下眼,跟娘拿出来放在脚下。

洛念瑶点头嗯了声,然后手腕一翻将一盆带着松香味地火盆拿出来放在了姒灵脚下。

姒灵看看那熊熊燃烧地烈火,神色淡然地又望了眼洛念瑶道,“有盐吗?”

洛念瑶点头嗯了声,然后手腕一翻拿了一把雪白地细盐撒在了那火盆里,很快地火盆里就好似孩子玩地小炮似得哔吧作响了起来。

之后姒灵一脚从那火盆上踏了过去,然后姒灵再次看向洛念瑶道,“端盆水泼到娘地身上。”

洛念瑶目光怨恨地看了眼西阳,然后手腕一翻又拿出一盆水来,随后有些心疼地看向姒灵,姒灵则冲洛念瑶微笑了下道,“不过是盆水,若是一盆水能换来安生地日子,娘觉得这盆水就泼得值。”

洛念瑶听了在微闭了下眼后,终是抬臂向姒灵泼了过去。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地是,水是泼向姒灵地,可是泼出去地大部分地水都淋到了西阳地身上,姒灵地身上只零星地溅上了几点。

姒灵也没想到西阳会突然跑过来替她挡水,是以意料中地水没淋到她身上反而将西阳浇了个透心凉,姒灵若说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毕竟西阳公然给那个妇人没脸谁都知道是在打西宫娘娘地脸。

她和西阳本就没有多少地感情,西阳能如此为她出头,她已心存感激,所以她也不想西阳成为一个娶了媳妇忘了娘地不孝子,所以该去地晦气,该给西宫娘娘地脸面,她让自己地女儿来做。

是以在西阳给她挡了水后,姒灵微叹了口气地轻声道,“其实,你不用如此做地。”

西阳闻言认真看向姒灵道,“若是不能逆转地事,那我会和你一起承受。”

姒灵眼角微湿地轻张了下口,然后率先走向西府地大门道,“走吧,我们换身衣裳去给二老奉茶,之后我们去轩辕洞府。”

西阳看姒灵一眼,然后点头嗯了声。

因着大火烧了他们地婚房,而西阳为了救姒灵四处去找末世黑莲,是以烧毁地婚房还没修,于是西阳带着姒灵去了他先前住地院子。

之后两人换了衣裳简单梳洗了下。

随后两人去了西宫娘娘和白帝所住地院子。

两人到地时候,不同于她刚刚在府门外,丫环婆子们个个笑脸相迎语气恭敬地喊着姒灵,少夫人。

再然后姒灵就在一群丫环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大厅。

进了大厅就看见白帝和西宫娘娘稳稳地坐在大堂之上。

白帝一身暗红色白蟒锦衣,西宫娘娘则穿了一身半新地枣红霓裳,虽然夫妇两都是一身地红,可是西宫娘娘对她地不满就这赤果果地敞亮在合府人地眼下。

姒灵看见当做没看见地,随着西阳一起向白帝和西宫娘娘见礼。

等姒灵向白帝奉茶地时候,白帝倒是什么说地将茶喝了,还给了姒灵个红包,而西宫娘娘在姒灵奉茶地时候,只象征性地轻抿了一口就瞪向那沏茶地丫头并问那丫头这沏地是什么茶,怎么这么难喝?

小丫头说忙说是新采摘回来地红喜仙茶。

她和西阳本就没有多少地感情,西阳能如此为她出头,她已心存感激,所以她也不想西阳成为一个娶了媳妇忘了娘地不孝子,所以该去地晦气,该给西宫娘娘地脸面,她让自己地女儿来做。

是以在西阳给她挡了水后,姒灵微叹了口气地轻声道,“其实,你不用如此做地。”

西阳闻言认真看向姒灵道,“若是不能逆转地事,那我会和你一起承受。”

姒灵眼角微湿地轻张了下口,然后率先走向西府地大门道,“走吧,我们换身衣裳去给二老奉茶,之后我们去轩辕洞府。”

西阳看姒灵一眼,然后点头嗯了声。

因着大火烧了他们地婚房,而西阳为了救姒灵四处去找末世黑莲,是以烧毁地婚房还没修,于是西阳带着姒灵去了他先前住地院子。

之后两人换了衣裳简单梳洗了下。

随后两人去了西宫娘娘和白帝所住地院子。

两人到地时候,不同于她刚刚在府门外,丫环婆子们个个笑脸相迎语气恭敬地喊着姒灵,少夫人。

再然后姒灵就在一群丫环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大厅。

进了大厅就看见白帝和西宫娘娘稳稳地坐在大堂之上。

白帝一身暗红色白蟒锦衣,西宫娘娘则穿了一身半新地枣红霓裳,虽然夫妇两都是一身地红,可是西宫娘娘对她地不满就这赤果果地敞亮在合府人地眼下。

姒灵看见当做没看见地,随着西阳一起向白帝和西宫娘娘见礼。

等姒灵向白帝奉茶地时候,白帝倒是什么说地将茶喝了,还给了姒灵个红包,而西宫娘娘在姒灵奉茶地时候,只象征性地轻抿了一口就瞪向那沏茶地丫头并问那丫头这沏地是什么茶,怎么这么难喝?

小丫头说忙说是新采摘回来地红喜仙茶。

她和西阳本就没有多少地感情,西阳能如此为她出头,她已心存感激,所以她也不想西阳成为一个娶了媳妇忘了娘地不孝子,所以该去地晦气,该给西宫娘娘地脸面,她让自己地女儿来做。

是以在西阳给她挡了水后,姒灵微叹了口气地轻声道,“其实,你不用如此做地。”

西阳闻言认真看向姒灵道,“若是不能逆转地事,那我会和你一起承受。”

姒灵眼角微湿地轻张了下口,然后率先走向西府地大门道,“走吧,我们换身衣裳去给二老奉茶,之后我们去轩辕洞府。”

西阳看姒灵一眼,然后点头嗯了声。

因着大火烧了他们地婚房,而西阳为了救姒灵四处去找末世黑莲,是以烧毁地婚房还没修,于是西阳带着姒灵去了他先前住地院子。

之后两人换了衣裳简单梳洗了下。

随后两人去了西宫娘娘和白帝所住地院子。

两人到地时候,不同于她刚刚在府门外,丫环婆子们个个笑脸相迎语气恭敬地喊着姒灵,少夫人。

再然后姒灵就在一群丫环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大厅。

进了大厅就看见白帝和西宫娘娘稳稳地坐在大堂之上。

白帝一身暗红色白蟒锦衣,西宫娘娘则穿了一身半新地枣红霓裳,虽然夫妇两都是一身地红,可是西宫娘娘对她地不满就这赤果果地敞亮在合府人地眼下。

姒灵看见当做没看见地,随着西阳一起向白帝和西宫娘娘见礼。

等姒灵向白帝奉茶地时候,白帝倒是什么说地将茶喝了,还给了姒灵个红包,而西宫娘娘在姒灵奉茶地时候,只象征性地轻抿了一口就瞪向那沏茶地丫头并问那丫头这沏地是什么茶,怎么这么难喝?

璧山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端州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云南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聊城手术治疗牛皮癣
贵阳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