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民间借贷之祸

2019-08-14 18:1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起涉嫌金额高达4亿以上的非法集资诈骗案,案情的处理扑朔迷离,投资者的血汗钱能否讨回不得而知。

南通商人郭李平,200 年拿下一块闹市中的开发用地,在之后房地产最热、南通房价都已经翻了几番的时候,郭李平不但没有将房屋建好,还欠下了巨额债务。随着公安机关的调查,一起涉嫌金额高达4亿元以上的非法集资诈骗案逐渐显山露水。被骗购房的普通市民们,成了郭李平的债主,房屋无望,欠款难以追回。

蹊跷的借款

200 年,南通人郭李平注册了南通华瑞置业有限公司,通过关系,搞到了崇川区区政府不远处的一块面积21.6亩的开发用地,用于开发 瑞园小区 。但是由于他自己没多少钱来开发,于是就想到了借钱。

南通市公安部门的侦查证明,自2006年开始,郭李平先后向各不定群体借款并经公安部门核实的达1.8亿元,而经华瑞公司和该公司破产管理人的统计,郭李平向各不定群体借款和其他欠款高达4亿元以上。

2007年9月,郭李平通过上海地产开发企业 玖远实业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玖远)的法律顾问,表达了想借一笔2000万资金的想法,周转期是 个月。当时郭李平向上海玖远提出了抵押担保,他以一家施工单位为借款人,以土地做抵押担保,同时承担抵押担保责任的还有南通一家建筑企业和一家担保公司。

在上海玖远看来,这样的借款担保,手续已经很完备了。于是,上海玖远按照年利率15%的利息,通过银行委托贷款,将2000万借给了郭李平。

到了还款期,第一个月和第二个月还款都是正常的,但是到了第三个月,异常情况出现了,郭李平不再向上海玖远还付借款利息。

2008年4月,上海玖远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郭李平按约定归还借款。但是这个道路一波三折,至今没有完成。上海玖远向法院提出拍卖瑞园小区21.6亩地块,但是法院建议调解。上海玖远最终得以保全了50套房子。

上海玖远后来才知道,在郭李平向他们借钱时,郭已经借了不少高利贷。

而且他们保全的50套房子,也被郭李平卖掉了,所得款项不知去向。

与上海玖远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家:李永民借给郭李平 60万,黄敏借了980万,中发公司借给了605万,杨跃奎借了2074万

在华瑞置业的债权人登记表上,这样的共有61户,涉案总金额高达 .2476亿元。其中有财产担保的仅仅7664万元。

与这些资产雄厚的商人相比,有61户购房户,总计向郭李平支付了6610万元购房款。这些购房款最长的已经有4年了,不但房子没见到,购房款也要不回来,使很多家庭陷入困顿,甚至破裂。

据知情者向记者介绍,郭李平计划将所有购房者的钱当作债权来处理,所以现在这些购房人特别害怕公司被破产,一旦破产,他们的钱可能1/10都拿不回来。这会要了很多人的命,一辈子辛辛苦苦,可能还借了亲朋好友的钱,一下全没了,很多人无法承受。

受害者还透露,郭李平虚拟拆迁户骗取拆迁补偿,华瑞置业还存在一房多卖等现象。很多购房户是被郭李平叫过去,给一个账户,让购房者将房款打到该账户上。实际上,那个账户根本不是华瑞置业的账户,而是郭李平的私人账户。很多这样的房款都没有进入华瑞置业的公司账户,而被郭李平个人私吞了。

一位债权人向记者计算,登记债权 .2亿元,购房款6000多万,再加上拆迁款,金额早已超过4亿元。如此巨额的集资,司法部门居然视而不见,充当了和事佬角色,让人不能不怀疑背后是否有什么交易。

非法吸储还是诈骗

2011年2月1日,一则南通网刊登的消息让很多借钱给郭李平的人睁大了眼睛: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5582万元, 华瑞置业 原老板郭某落网。

南通市公安部门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在接到众多利益相关人的报案后,南通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对郭李平采取了强制措施。

南通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在对郭李平的债务债权进行调查后发现,仅仅公安部门核实后愿意承认向他借款的当事人所涉金额就高达1.8亿。南通市公安局向南通市人民检察院提请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郭李平。

2011年2月初,检察部门原本计划按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郭李平批准逮捕,但是仅仅过了一顿午饭时间,郭李平就被取保候审,这让公安部门侦办案件的干警感到很诧异。

记者前往南通市人民检察院提出采访要求,被拒绝。

南通市公安局相关知情者向记者透露,由于江苏省没有出台过对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非法集资诈骗罪的相关规定,他们曾考虑参考浙江省办理吴英案的思路来侦办此案,为此,他们找到了浙高法【2011】198号文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当前办理集资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

这份会议纪要中提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集资犯罪行为的本质特征在于违反规定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集资对象是否特定的判断,既要考虑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仅向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又要考察其客观上所实施的行为是否可控。如果行为人对集资行为的辐射面事先不加以限制,事中不作控制,或者在蔓延至社会后听之任之,不设法加以阻止的,应当认定为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南通市公安局相关知情人向记者透露,郭李平的行为非常符合浙江省这份会议纪要归纳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特征,但是检察部门以该文件是浙江省发布管不到江苏为由,拒绝予以采信。

南通市公安部门知情人透露,郭李平本人和华瑞公司的账目非常混乱,有的根本无账可查。有的人的钱郭李平明明已经还了,但是借条却没收回,人家拿着借条继续向他要钱。

郭李平的父亲由于上门要债的人太多,又惊又惧,自杀身亡;而郭李平本人也居无定所,到处躲避。

2011年12月6日,南通华瑞置业有限公司在崇川区法院召开债权人大会,商量下一步的处置方案。出人意料的是,到会的占有87.88%债权的90户债权人以72.87%的比例通过了让郭李平继续经营该公司的决议。

通过的原因是因为有人给郭李平提供了2000万元的资金,可以保障他继续经营。法院承诺该2000万资金郭可以安全收回,日后可以取得年利率15%的高额回报。

在通过决议时,有几个人鼓掌,结果遭到了周围人的白眼。

有知情人介绍,郭李平不但借款不还,而且制造假拆迁户骗取资金,甚至将他家门口修锁的人的身份证骗去冒领拆迁补偿。这早已超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范围,带有明显的诈骗行为。4个亿的集资里,除掉核实清楚的1.8亿,其他的钱哪里去了?如此巨额资金被非法吸收,难道司法部门真的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吗?

凶猛的民间借贷

实际上,郭李平集资案仅仅是南通市非法集资的冰山一角。记者通过多渠道了解到,在南通市,过亿的非法集资和高利贷事件近些年来层出不穷。南通市各级法院近年来就审理了多批。

2011年11月14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台《关于规范和引导民间融资行为,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提供司法保障的实施意见》,提出了重大案件实行集中指定管辖、支持民间资本以入股方式参与商业银行的增资扩股、审慎灵活运用诉讼保全措施等15项司法举措。

《意见》规定,审慎灵活运用诉讼保全措施,对情况紧急,被告资金链断裂,有恶意逃债或转移财产行为的,原告提出保全申请后,法院应在第一时间作出裁定,第一时间到现场采取保全措施。对一时资金周转困难但运转正常或有发展前景的,慎重采用保全措施,或以 活查封 的形式保全,最大限度地维护就业稳定,促进生产效能。针对中小企业 融资难 问题,《意见》要求坚持 以疏为主,疏禁并用 的原则,统一企业借款纠纷的裁判尺度。对于个人或单位之间以自有资金非经常性发放贷款的,应认定为合法借贷,在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规定利率幅度内的,不作无效合同处理;对于经常性放贷甚至以此为业者以及约定利率过高,明显属于高利贷性质的,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应认定为无效合同,约定利息予以收缴,以遏制民间借贷高利贷化倾向。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地址
儿童白癜风该如何诊断最为有效
刘文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