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千余四川农民工被欠薪三千万民生调查

2019-11-19 00:32: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千余四川农民工被欠薪三千万(民生调查)

图为28日,一名拿到工资的农民工在工资发放表上签字。本报吴 勇摄

【核心阅读】

1200多名四川农民工远赴内蒙古包头打工,工程收尾开发商突然“失踪”,被欠薪3000多万元。

在四川司法厅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下,当地政府同意垫资支付农民工四成工资。

下一步,当地政府和相关法律援助部门将把如何保全资产等方面作为重点工作,帮助农民工最终拿到应得报酬。

8月28日晚,内蒙古包头市昆都仑区,812名来自四川的农民工,陆续领到了被房地产开发商拖欠的1045万元工资。这些钱,暂由昆都仑区政府垫付。

被拖欠工资的川籍农民工,一共有1200多人,总款约3000多万元。他们干活的楼盘,叫九合米兰春天。今年6月,由于老板“失踪”,工程停工。

四川省司法厅法律援助中心得到消息后,跨省实施法律援助。包头市昆都仑区政府介入后,事情出现转机。目前,后续工作依然在积极进行中。

工程收尾老板“失踪”

8月27日,内蒙古包头市九合米兰春天楼盘停工的工地上空无一人,灰色的水泥楼房和静静矗立的钢铁机械笼罩在阴云和雨雾之中,显得格外萧条。不远处几栋彩钢搭建的工棚里,住着大约200名四川籍农民工。停工了还留在这里是为了讨要被拖欠的工资。

因为停工又赶上阴雨,无所事事的工人们聚集在一起闲聊,但却难以掩盖各自心中的焦急和顾虑。“家里老婆娃儿等着用钱,我们都很着急。”泥瓦匠张光启说。

2012年3月,张光启和同乡一起来到包头市昆都仑区的九合米兰春天住宅楼项目建筑工地务工,为内蒙古九合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商品房。项目规划建设24栋楼房,一期工程2013年底交房。

张华乾是承担9号楼建设任务的“小包工”,他回忆,来工地上干活的大多是川籍农民工,去年3月工程开工以来,近2000人的工地热火朝天。今年6月,张华乾负责的一栋地上27层的楼房只差1米多就要封顶,老板却失踪了,工程也停工了。

“当时也结算过一部分工资,但是每次结算都达不到工人所做的工程量。我的同乡就有七八百人,大家彼此信任,我们又都分别跟劳务公司签了合同,很正规,听说楼盘卖得也不错,根本想不到出这样的事。”张华乾说。

楼盘停工后。一部分工人由于没钱生活回了老家,一部分工人到其他工地找活干。受委托留在这里的200多名工人,则每天忙着想办法为自己和同乡讨要工资。

由于涉及人数多,涉及金额大,四川省司法厅法律援助中心组织法律援助团队来到包头市,开展法律援助工作。

“这是我们今年处理的涉及人数最多、金额最大的案子。”四川省司法厅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王晓林告诉,“经过我们核实,被拖欠工资的川籍农民工就有1200多人,总金额3000多万元。”

政府筹款垫付欠薪

今年7月,找不到老板的农民工们只好寻求当地政府的帮助。

包头市昆都仑区政府8月28日向提供的书面情况介绍中提到,2013年7月,多名外来务工人员向包头市和昆都仑区两级劳动保障部门反映:在“九合米兰春天项目”建筑工地打工400多天,共拖欠四川泸州农民工工资4000多万元。

事情发生后,包头市、昆都仑区两级政府立即组织相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

经调查,九合米兰春天项目建设方为内蒙古九合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工程名称为九合置业米兰春天住宅楼。该项目涉及四家劳务公司,分别是包头市永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包头市信源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包头市环泰劳务有限公司、四川省川立建筑劳务开发有限公司。由于九合置业未足额支付给四家劳务公司劳务费,导致劳务公司无法按时支付工人工资。

经初步核实,该事件共涉及劳务人员1900多人,拖欠农民工工资3400多万元。包头市委、市政府决定,先由市、区政府共同想办法解决该问题。为此,昆都仑区政府筹措资金2000万元,用于垫付九合米兰春天项目农民工部分工资。

27日,等待多日的农民工们终于迎来转机。四川省司法厅法律援助中心4名援助律师代表川籍农民工,和包头市劳动监察大队、包头市昆都仑区劳动社会保障局、包头市昆都仑区总工会等部门多方协调,当地政府答应筹措资金先行垫付农民工40%的欠薪。

27日下午,张华乾来到包头市昆都仑区政府,领到了自己的四成工资,共计11000多元。和他一起领钱的工人共有130多人。由于工人们签合同时分属不同的劳务公司,区政府将陆续以劳务公司为单位给农民工发放工资款。

截至28日晚,昆都仑区政府已为812名农民工垫付工资1045万元。昆都仑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因劳务公司存在账务混乱、小包工头存在账目不清等现象,其余955万元正在核对工资量和工资标准,未来几天将逐步发放。

该负责人表示,相关部门将继续追查失踪开发商,追讨开发商拖欠的农民工工资。

复工有助讨回余款

“签字领了这40%工资,其余的钱会不会没着落?”大多数工人向道出自己的顾虑。

工人们说,过去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况,“一般是按比例结一部分钱,之后工人们就卷铺盖走人。这样一来,余款就‘打了水漂’。”在九合米兰春天工地干了一年多的张华乾很不甘心,“辛苦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也该有个说法。”

王晓林分析认为,川籍农民工欠款有解决的空间和进一步协商的可能性。“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材料,农民工与劳务公司签订的合同,以及劳务公司与建筑承包商签订的合同都是合法有效的,农民工理应拿回属于自己的工资。”

27日,拨打了九合米兰春天售楼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停止了房屋出售工作。当继续询问目前房屋售出多少、房屋何时可以复工等情况时,工作人员则回答:“这些我也不知道。”这让人不禁为工程和工人们的未来隐隐担忧。

“但情况还是相对乐观的,促使问题解决的动力不仅来自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还有当地已购房的业主。”王晓林说,“工程进展到这个阶段,许多房子已经卖了出去,由此判断工程烂尾的可能性很小,只要能够顺利复工、完工,目前的矛盾都会随之化解。”

“目前看来行政协调是非常有效的,要相信当地党委政府会公平地处理这个事情,法律援助组对该项目复工抱有信心。”王晓林表示,下一步,四川法律援助工作组将进一步关注项目复工情况,逐步打消农民工“余款无着落”的顾虑。

王晓林表示,虽然目前由政府筹措资金垫付了部分工人工资,但归根结底,这笔资金需要开发商来出。

首先,楼盘项目目前已经完成了大半建设工作,可以作为资产进行保全,变卖后支付农民工工资。同时,此前房屋预售取得的款项也可以作为工人工资向农民工发放。

其次,要解决好剩余的工资余款,最好实现工程复工。虽然农民工领取四成工资时签署了领取工资的协议,但并不等于终止了之前的劳动合同。一旦楼盘项目竣工,将目前没有出售的房屋卖出去,所得部分款项也可以当做工资余款支付给农民工。

“在此过程中,由于合同明确,欠薪金额也比较清楚,工资核算不存在问题。那么,如何推动工程顺利复工就成为下一步农民工讨要工资余款的关键。”王晓林说。

《人民》( 2013年08月29日08版)

原标题:千余四川农民工被欠薪三千万(民生调查)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江苏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点
云南最好的妇科医院是哪家
信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许昌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科牛皮癣医院哪个技术好
分享到: